军训观察日记|一半流水一半诗
发布人:张佳妍  发布时间:2016-09-10   浏览次数:12

要说每个大学学生都会唠的嗑,军训算一个。无论在校或是毕业,一听迎新,除了对学弟学妹们的期待,总会暗地里升起一些狡黠心思——“哈哈,小朋友们,你们就等着新生军训吧”。最开始也许只是出于围观,可是时日渐久,加上越来越方便的拍照分享方式,一代代聊军训、说军训、看军训,这场原本为了让学生吃点苦的军训,竟也算得上大学生涯里的趣事了。
    其实说到底,无论是对军训的吐槽,还是对军训酸甜苦辣的回味,都是一种对自己青涩岁月的怀念吧。真正大学后,天地渐广,人如浮萍聚散,共同懵懂的眼睛逐渐有了各自的远方,再回望,这大概是我们最后集体的回忆。

只不过每一届都会觉得新一届的军训要比自己当年轻松无数倍。那么这一届军训是什么样子呢,我们想记录这届新生军训的全过程,带你看看军训这件小事。


2016年8月27日  天气阴  温度27--32° 军训第一天
    我来到一个四楼的女生寝室,因为喜欢安生顺这个名字敲了门。开门的是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生,第一眼觉得眼睛好亮笑容也好有生气,她叫江雨薇。这个寝室成了我第一个采访对象。
她们说第一天主要就是站军姿,因为在校的缘故,比起高中时要去军营训练好很多(不过我倒是第一次听说高中军训要去军营,并且没法洗澡)。教官对女生也很好,比如时不时嘲讽一下对面男生排,再夸夸女生,讲一讲军训小贴士什么的。乖乖听教官讲话就不会很累了,只是刚刚来厦门觉得气候比较难捱,还有对扣不上裤腿扣子的军训服表示有点无奈。
    也许因为第一天的缘故,听着她们的叙述,只觉得军训好像不像记忆里那么烦人。是记忆出错,还是不小心就遇见了一群比较特别的Girl呢。于是,接下来我找了一个男生寝室来查证一下。
    这群未来要成为医生的男生对我吐槽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洗衣服真麻烦,以及芙蓉隧道真长啊、鞋没垫老是磨脚、来学校居然迷路、找不到附近好吃的好玩的。唯一让我觉得军训有点存在感的是男生寝室的一句“这个军训啊,本来都不想穿衣服的,现在居然要穿长袖。”但是也是戏谑大于抱怨.

真正的军训好像和回忆里的有点不一样。


 2016年8月29日 天气阴 温度 24--30°
    “可能因为雨神萧敬腾来厦门录综艺的缘故,最近天气还是很满意的。”
    女生寝室的安生顺边倒腾着蚊帐边这么和我说,回过头来,眉眼里尽是笑意。女生寝室的话题总是多种多样的,一起生活了几天,渐渐褪去刚来的拘谨,安生顺一句话就把寝室的话题引到了各种综艺节目,你一句我一句的,满满都是生活的气息。
    今天是军训第三天。

开始走正步了,多了跑步与立定,军训慢慢的步入正轨,也开始慢慢的累起来。

“踢正步站不稳,停下来就老晃来晃去的。”

“回来上网到转钟,然后第二天就一边打哈欠一边训练。这时候教练就会叫我们把外哈欠转为内哈欠。”

“来,她可以给你演示一下。”

“哈哈哈哈。”

 有意思的是开始在男生的鞋里发现姨妈巾,女生开始提起军训里互动的场景,比如说拉歌和表演。也通过他们的描述慢慢了解了军训的环境。比如隔壁新疆同学交流会听不懂,比如谁的教官说了选排长可是一直没动静、比如每天早上会有考核,教官会带队表演、再比如军训不让带手机谁却偷偷的玩、谁迟到交了八百字检讨等等。

不过最让人开心的是,无论是男生寝室还是女生寝室,都慢慢有了团体的观念。记得第一天时候问起他们周围同学的情况,可能感觉不大熟悉,或者太累没有交流。可是第三天他们告诉我,军训就是训练团队能力的地方。

 “我们认识了航空航天学院的女生们以后可以去翔安找她们玩。”

“排长那个老油条,每次起哄就威胁我们。”

“我觉得自己训练很容易呀,但是我们是一个排的,要做整齐会比较难,不过多练练就好吧。”

... ...   

叙述从“我”变成了“我们”。教官也无辜的被标上了“老油条”和“小鲜肉”标签。三天也许不长,但是从这些细微的言语里看见从陌生客气到熟悉亲近,这感觉很棒。


2016年9月2日 天气晴转雨 温度 24~34°
    “和你说啊,我觉得厦门这边天气预报都是搞笑的。明明天气预报说的最近都是雨,可是这几天老有太阳。”

好像这几天不管是男生寝室还是女生寝室,一进门我都能听到关于对厦门天气的吐槽。不过是该替他们开心还是替他们为未来感到忧伤呢。军训第七天。终于明白了厦门是一个天气说变就变毫无预兆、天气预报约等于参考答案的城市。

“几百号人站在操场上,一个教官过来选走一批,又一个教官过来选走一批,一批又一批,最后就剩下了我和其余三十多个人孤单的留在了黑暗的角落,发臭发霉,我们的任务就是负责鼓掌。”

“不过听说还有留给女生的角落,我就开心了。”

“自杀操?!......”

“哦......原来是刺杀操。”

“我们教官是96年的,喜欢自言自语说相声,分完队和我们悄悄说,你们要哪个教官的电话我去要。” “我到了踢正步的队伍。感觉像加入了传销组织。教官会问‘你们是什么呀’。我们就要回答‘狼’!”

“我真是第一次有那种眼睁睁感觉着汗从我毛孔里出来,然后顺着手滑下去的感觉,关键是还不能擦。”

......

第七天,已经分方阵了,军训在他们的描述里也变得更加清晰。教官的特点呀,周围的小伙伴呀,训练的趣事呀,甚至学校周边的情况也多多少少开始熟悉起来。

只是第七天看见他们,无一例外都黑了许多。女生寝室里,江雨薇说本来还涂点防晒霜的,可是后来就懒得弄了。贾晨茜额头上开始冒小痘痘,虽然我和吴元仪都表示戴着眼镜也看不见。安生顺有一点点感冒,应该是对气候不适应,不知道过几天会不会好。采访的时候也开始有人串门,收集资料。男生寝室里,张玮鹏的手臂已经黑白变成了两节,杨永明说起话来全寝室都会笑,杨树帅和蔡俊民上床睡觉的时间似乎也提早了一些。

生活一如既往,渐渐从刚开始的新鲜走向平淡,只有一些细微的小事在悄悄告诉我,他们的成长。

第一天时候他们说洗衣服真麻烦,第七天已经很熟练的晾洗着衣服。

而再问起军训苦不苦,他们这么说:

“不吃苦哪叫军训啊,习惯就好。”


    2016年9月6日 天气阴 温度26~31° 第十一天

    “其实军训现在已经接近尾声了,训练也练得差不多,剩下了两天大概就只要彩排吧。再来就是最后的汇演了。”

“方队天天踢正步,不停的正步。但是我们养老队已经无聊到上台唱歌了。”

“他们刺杀操训练,一个动作一个杀,听着我感觉最累的不是训练是嗓子。”

“要说收获到什么的话,我觉得是作息时间,因为军训的原因现在天天作息时间特别好,早睡早起。如果还是暑假在家的状态,估计大一一年就差不多是睡过去了。”

军训快到尾声,训练也逐渐枯燥和平淡,除了教官的小事、队里漂亮的姑娘,聊天的内容也渐渐变成了对未来生活的好奇与展望,课要怎么选、社团怎么加、篮球经理是什么职位,好像一扇门正悄悄的打开,内心除了期待,同样也带着一点惶恐与试探。

当问到对未来有什么想法时,女生寝室的姑娘们说“其实高三的时候本来有很多期待的,但是现在突然就不知道做什么了。”“原来我们的时间是很规律的,但是感觉到了大学,时间都是自己安排,更懵了。”“对!听学姐说,我们第一年的学习里最简单的是高数,对此表示有点恐慌。”

男生倒是好像更淡定一点,“未来该干嘛干嘛,做好实际的生活就好了。”“对于社团学生会什么的也是先接触看看,有意思就加,没意思就好好学习嘛。”“作为非厦门人,我应该会用周末时间多看看厦门,了解这边的文化和景色吧。毕竟是来这一趟。”

不过综合他们以前对军训过程的描述,这次军训相对以往的军训有了两点福利。第一是因为隧道那么难走,所以原定的拉练和每天在隧道里来来回回的路程抵消——对,就是拉练取消了。第二就是新增了去军营打靶,一人五发,真枪实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应该是一生中很难遇到的机会吧。


2016年9月9日 天气雨转阴 温度25~28° 第十四天

凌晨一点开始下雨,到早上九点雨停,军训的最后一天也算是虚惊一场。吴元仪给我发的图里,建南临时做了军训结业的准备,不过后来雨停又取消了,九点左右,汇演在上弦场照常进行。

不知道当时最后穿军装集体走这一圈操场的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也许刚刚大一的他们,身处其中很难有感触,但是我相信,这段经历在以后无数个日夜中回忆起来,都会是郑重而温馨的样子。

说郑重,是因为从这一刻起,他们将真正领略大学的自由,开始自己完全不同于过去的生活,会彷徨,会迷惑,会平淡,也会充满着惊喜与期盼。

而温馨,是因为从这一刻起,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军训,这段日子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只能永远的珍藏在往日的旧梦里,又或者明年、以后很多年的学弟学妹们的军训里。


军训结束了,军训观察日记也只能记到这里。时间无涯,很多的经历,站在几年后回头都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哪怕只是一瞬间,细细品尝也有它自身的意义。正如往后的生活,也许如流水平淡而不复返,但慢慢酝酿,也许最终可以成为一壶好酒,顺带勾出几句好诗。但愿你们呀,未来的日子,一半流水一半诗。


(转自厦门大学官方微信)

文/吴佳敏

图/吴元仪、杨永明、厦门大学官方微博及转载